坚决遏制乱占耕地建房,还需要怎样用力?

  违法占用耕地建房问题正从局部地区向全国范围、从普通房屋向楼房别墅、从农民自住向非法出售、从单家独户向有组织实施蔓延,再不坚决遏制,就会出现不可收拾的局面。

  自然资源部、农业农村部近日连发两文,从堵和疏两个方面,采取有力、有效措施,以“零容忍”的态度,坚决遏制新增违法违规问题。同时,切实保障农村村民自建住宅的合理用地需求。

  “十九大以来,各地各部门共同开展‘大棚房’‘违建别墅’等专项整治,起到一定震慑作用。”自然资源部党组成员、国家自然资源副总督察陈尘肇在该部7月31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但是,农村乱占耕地建房现象并没有完全止住,再不坚决遏制,就会出现不可收拾的局面。

  耕地保护是涉及国家安全的大事,关乎14亿人生存问题。《土地管理法》明确规定,禁止擅自在耕地上建房等。

  为何专项整治止不住乱占耕地建房?有关部门将采取何种措施进行遏制?

  从局部地区向全国蔓延

  公开资料显示,农村乱占耕地建房既包括住宅类房屋,又包括公共管理服务以及工矿、仓储、商服等产业类房屋。违法类型主要有非法占地、非法批地、非法转让土地,也有非法出售房屋。

  比较典型的案例有:某人未经用地管理部门批准,组织人员共建设大棚房260余套,并对外出租;某街道负责人利用主持街道全面工作的职权,制止街道城建负责人和区城管中队执法人员对某公司违法占用耕地施工建房问题进行查处,使得该公司厂房违法建成并投产;某市公职人员出资以其母亲的名义在某村占用耕地私建两栋违法建筑……

  “违法占用耕地建房问题正从局部地区向全国范围、从普通房屋向楼房别墅、从农民自住向非法出售、从单家独户向有组织实施蔓延。” 陈尘肇说。

  夹杂着复杂的利益关系

  “许多地方对耕地保护的重要性虽有认识,但一到具体问题,总感到‘我占一点,不碍大局’‘耕地保护说起来重要、做起来不那么重要’。”自然资源部执法局局长崔瑛分析说,认识不到位是乱占耕地建房问题没有得到遏制的原因之一。

  执法不严则是另一个原因。崔瑛坦言,自然资源系统和地方政府不同程度存在监管不到位问题。自然资源督察的力度和科学性也不够。而一些地方政府担心严格执法会妨碍当地产业发展和乡村振兴。

  “相关法律制度成了‘摆设’和‘稻草人’。” 陈尘肇直言,乱占耕地建房问题还夹杂着复杂的利益关系,甚至牵涉到一些基层干部腐败问题。

  法律法规不完善、违法成本低则导致很难有效打击乱占耕地建房问题。“法律规定农村村民违法占地建住宅,无论是否符合规划均必须拆除,但实际上查处难、执行难。”崔瑛举例说,以往,违法占1亩耕地最高才罚款2万元,数额偏低。非法占用基本农田5亩以上或者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10亩以上,才涉嫌犯罪。

上一篇:地产经纪互联网升级战阿里腾讯分坐易居、贝壳
下一篇:解读|“内循环”和房地产到底是什么关系?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