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金跌幅位列一线城市第一,广州不少“包租婆

夹着卷发、穿着睡衣,周星驰电影《功夫》中的包租婆形象深入人心。受疫情影响,这群“躺着也能收钱”的人同样承受着较大的压力。

“今年房子很难租出去,我在广州白云区三元里的一栋公寓有四分之一左右的房间都空置着。”

在广深做着“二房东”生意已有十多年的王琴(化名)无奈道,为了尽量将房子租出去只能降租,月租金普遍会比去年便宜200元。

在租房源降租后,一些老租客也坐不住了。不少老租客向王琴提出要降租的要求,王琴表示:“如果不同意的话,他们就提出要搬走。为了不让他们搬走,我只能同意降租,减租范围在每月减少几十到两百元不等。”

据界面新闻了解,以王琴为代表的“二房东”主要通过在城中村承包一栋或几栋农民房,进行简单装修配置后出租。

和传统租赁模式一样,王琴这类的“二房东”也是赚取租金差。因深圳租金涨幅较大,深圳房东一般最多只跟包租方签订三年的合约,而广州租金较为平稳,广州房东一般会跟包租方签订10年左右的租约。

房源空置率上升叠加老租客要求降租,王琴等“二房东”面临着较大的资金压力。王琴需按月向房东缴纳租金,不过因为空置率较高,房东适当给她减免一两个月租金,即便这样,王琴仍拖欠着房东部分租金。

像王琴这样遇到愿意减租的房东的并不多。王琴透露,其有几个朋友承包的农民房在白云区的棠溪村,那里过去生活着很多外来务工人员,但是今年大量减少。房子很难租出去,房东又不愿意减租,不少“二房东”实在没钱交租后就选择撤退了,之前投资的钱只能损失掉。

与“二房东”相比,一些个人房东在这场“疫情”中则显示出了更强的抗风险性。将自家房屋改造成独栋公寓对外出租的李先生就表示:“今年以来房子确实很难租出去。来看房的人其实不少,但都想以一个很便宜的价格租,这我是不能接受的,所以宁愿空着。”

界面新闻实地调查发现,因交通方便且离市中心较近,白云区永泰片区的农民房出租率还是不错的,但为了尽快将剩余空房租出去,如今月租金普遍降价100元左右,有一室一厅房源的月租金从去年的1800元降至1680元。

广州近几年来租金一直都比较平稳,而且呈现持续下滑趋势。诸葛找房数据显示,去年上半年,广州平均租金连续6个月下降,是20个热点城市中平均租金跌幅最大的城市。去年4月广州平均租金在四大一线城市中垫底,而且开始被杭州超越。

贝壳研究院数据显示,今年6月广州的平均租金为42.8元/平方米/月,环比上涨0.8%,同比下降6.6%,同比降幅在四个一线城市中排名第一,平均月租金排在北京、上海、深圳、杭州之后。

上一篇:广东上半年GDP降2.5% 房地产开发投资首次正增长
下一篇:李干杰当选山东省人民政府省长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